<s id="xrnzq"></s><rp id="xrnzq"></rp>
    <i id="xrnzq"></i>

  1. <wbr id="xrnzq"></wbr>

      人民網
      人民網>>國際

      “1%有、1%治、1%享”——起底美國“民主假面”

      2022年11月01日10:29 | 來源:新華網
      小字號

        新華社北京11月1日電(國際觀察)“1%有、1%治、1%享”——起底美國“民主假面”

        新華社記者孫丁 柳絲

        ——民主黨人資助對手共和黨競選人參加黨內角逐,因為他們認為這些人比其他共和黨人在兩黨對決中更容易被自己擊;

        ——非洲裔居民占比超過四分之一的亞拉巴馬州劃分國會選區,7個選區中只有1個是非洲裔占多數;

        ——共和黨主政州把“移民大巴”源源不斷送入民主黨主政城市,華盛頓特區、紐約市等地不得不進入緊急狀態;

        ——前總統特朗普被聯邦調查局突襲“搜家”;眾議院議長南!づ迓逦鞯恼煞蛟诩抑杏鲆u受傷;

        ……

        這些都是美國這個中期選舉年的真實景象。

        美國長期自我標榜所謂“自由選舉”:“民主政治的精髓”“人人有權參選”“一人一票”……然而,真相并非如此。

        一幕幕鬧劇,一番番算計,凡此種種,讓美國作家馬克·吐溫1870年發表的短篇小說《競選州長》中的戲劇性場面在今天的美國更加不足為奇。

        150多年過去,美國“民主假面”之下,金錢與權力的丑陋游戲愈演愈烈。

        黨爭丑態——“我們這是在玩火”

        “我要給他寄張感謝卡!辟e夕法尼亞州持右翼激進立場的共和黨人道格·馬斯特里亞諾今年早些時候在贏得本黨州長候選人提名后,公開感謝民主黨州長候選人喬!は钠ち_主動替他打廣告。

        這正是今年美國中期選舉競選中的怪象:民主黨人花費巨資給共和黨競選人打競選廣告。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在科羅拉多、伊利諾伊、馬里蘭等至少9個州,民主黨人已花費5300多萬美元來支持立場更激進、也因此在本州最后的兩黨對決中可能更易被擊敗的共和黨競選人。

        “我們這是在玩火……”前國會眾議院民主黨領袖理查德·格普哈特對此批評說。

        這只是美國選舉亂象的冰山一角。

        美國以選舉為中心的對抗性政治模式帶來的結果就是,政客為謀權力不擇手段,黨派惡斗愈演愈烈,而選民的根本利益卻無人真正在意。

        今年9月中旬,美國副總統哈里斯在首都華盛頓特區的家門外聚集了從南部邊境運來的近百名移民,他們抱著枕頭、席地而坐。幾個月來,得克薩斯、亞利桑那、佛羅里達等州的共和黨籍州長將數以萬計非法入境的移民用大巴或飛機送到東北部一些民主黨主政的城市,目的是通過炒作移民問題來攻擊民主黨,以提升共和黨支持率。

        2021年1月美國國會山騷亂至今余波未平。圍繞國會山騷亂調查,民主、共和兩黨在一場場聽證會上大打“口水仗”。與此同時,特朗普被“搜家”進一步加劇了社會分裂,甚至引發針對聯邦調查局的暴力事件,“內戰”論調甚囂塵上。政客們不惜撕裂國家也要賣力表演,其實都是為了在選舉中獲利。

        10月28日,就在中期選舉投票日臨近之際,眾議院議長佩洛西的丈夫在家中遭到暴力襲擊。民主、共和兩黨人士圍繞肇事者的身份和目的互相激烈指責。

        至于兩黨候選人之間的相互攻訐、抹黑,更是屢見不鮮。在最近舉行的俄亥俄州聯邦參議員競選電視辯論中,兩名候選人惡語相向,互斥對方是“馬屁精”,場面十分不堪。在佐治亞州聯邦參議員競選中,民主黨陣營則集中攻擊共和黨候選人的私生活問題。

        無盡的黨爭令美國政治陷入巨大的內耗,槍支暴力、墮胎權、通脹、新冠及猴痘疫情等選民關心的諸多問題只見爭吵、不見解決。隨著美國民眾對華盛頓政治圈日漸失望、憤怒,對美國民主失去信心的人也越來越多。美國昆尼皮亞克大學今年8月底公布的一項民調結果顯示,近七成美國人認為美國民主“面臨崩潰風險”。美國全國廣播公司今年10月的民調顯示,八成美國選民認為,兩黨無休止的惡斗將摧毀整個國家。

        制度不公——普通選民“影響幾乎為零”

        “從誕生第一天起就是不公平的!薄都~約時報》曾這樣對美國選舉制度作出論斷。

        從歷史上看,無論是美國憲法創立者宣揚的“人民”,還是《獨立宣言》中標榜的生而平等的“人人”,都僅限于白人男性,“生而平等”只是謊言。美國白人婦女直到1920年憲法第十九修正案出臺才獲得選舉權;印第安人1924年才獲得公民權,其選舉權直到1962年才得到美國所有州的法律認可;非洲裔雖然1870年就被賦予選舉權,但實際飽受壓制,其真正意義上的選舉權直到20世紀60年代民權運動后才實現,至今依然面臨諸多人為制造的障礙。從1870年1月第一個非洲裔聯邦參議員海勒姆·雷韋爾斯算起,到2021年1月拉斐爾·沃諾克當選聯邦參議員,美國在一個半世紀里總共只產生了11名非洲裔參議員。

        如今,表面上,美國公民只要符合規定條件就能參選和投票,但實際上,美國的選舉制度決定了選舉過程基本仍被政商高層操縱。國會的人員組成與美國人口結構差距明顯,少數族裔的代表權仍受到壓制。據皮尤研究中心統計,本屆國會中,非西班牙裔白人議員占77%,顯著高于其在美國總人口中約60%的占比。

        “杰利蠑螈”就是一種美國特有的典型的選舉操縱手法。1812年,馬薩諸塞州州長杰利為了本黨利益,簽署法案將該州一個選區劃成類似蠑螈的極不規則形狀。這種不公平的選區劃分此后被稱為“杰利蠑螈”。

        美國一般在每10年一次的人口普查后結合人口變化情況重新劃分選區。美國憲法將劃分選區的權力賦予各州立法機構,為州議會多數黨借此操縱選舉提供了空間。其手段有二:一是“集中”,盡可能將少數黨選民劃入少數特定選區,犧牲這些席位以換取多數黨在其他大多數選區的絕對優勢;二是“分散”,將少數黨選民相對集中的地區拆分劃入周邊不同選區,從而稀釋少數黨選票。

        例如,非洲裔約占亞拉巴馬州總人口的27%,2020年人口普查后,該州60%的非洲裔被劃到一個國會選區,導致其他一些選區非洲裔占比變低,其投票難以對這些選區的選舉產生有效影響。

        通過選區劃分來操縱選舉,政客得以“挑選”選民,而不是由選民選擇政客。

        除此之外,還有其他一些操縱手法。據布倫南司法研究中心統計,從去年年初至今年5月,美國有18個州通過了總計34項限制投票的法律,使得選民申請、接收或投出郵寄選票變得更加困難。研究還顯示,美國低收入人群參與投票的可能性遠低于高收入人群,他們經常因交通、疾病等問題不能去投票。

        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勞倫斯·萊西格指出,美國體制的核心已經“腐壞”。德國《經濟周刊》前主編斯特凡·巴龍援引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和西北大學的一項研究給出了更直截了當的結論:“普通美國人的選擇似乎只能對政治產生微不足道的影響,從統計學上看幾乎為零!

        “杰利蠑螈”這樣的明顯漏洞200多年不補,選民投票障礙越來越多,少數族裔和中低收入者權益難以得到保障……種種不公,原因何在?

        “美國民主的設計從來不是為了民主!惫鸫髮W教授路易斯·梅南日前在《紐約客》網站的一篇文章中一針見血地指出。

        金錢主宰——“一人一票”實為“一美元一票”

        那么,美國民主的設計到底是為了什么?

        “在美國政界,有兩樣東西很重要,第一是金錢,第二我就不記得了!100多年前,幫助威廉·麥金利兩次贏得美國總統選舉的競選專家馬克·漢納曾這樣道出美國政治的真相。

        在美國大大小小的選舉中,競選者都需要通過“燒錢”來提升“存在感”,因為打廣告、雇人、印宣傳品、辦活動等都離不開錢。于是,利益集團就以競選捐款的形式,出錢資助代表其利益的政客。而這些政客上臺后,則用手中權力制定有利于金主的政策。就這樣,選舉成為資本與政客權錢交易的“市場”,“一人一票”實為“一美元一票”,投票過程只不過是為資本代理人掌權提供“合法性”的障眼法。

        尤其是在2010年和2014年聯邦最高法院兩次判決后,政治募捐獲得松綁,金錢對美國政治的影響走向新高潮。美國前總統卡特曾對此評價:“美國民主已死,取而代之的是寡頭政治!

        據美國“公開的秘密”網站統計,截至今年9月底,美國本屆中期選舉選戰“賬單”已高達48億美元,預計最終將超過93億美元,打破2018年中期選舉創下的紀錄,成為美國史上最貴中期選舉。

        當然,美國政客掌握權力不僅要服務于資本,自己也要分一杯羹。

        美國《國會山報》網站日前披露,佩洛西的丈夫至少從大型科技公司股票投資中獲利多達3000萬美元,尤其是一些精準“踩點”的操作十分惹眼,這對夫婦因此被美國網民戲稱為“國會山股神”。據美國媒體統計,佩洛西夫婦2020年投資回報率高達56%,遠超美國知名投資人沃倫·巴菲特同期26%的成績。這種以權謀私的腐敗問題并非個例!都~約時報》近期發布的一份調查報告指出,至少有97名現任國會議員涉嫌利用職權提前獲取內幕消息,據此買賣股票、債券或其他金融資產。

        多年來,媒體曝光了很多政客腐敗案例,但問題始終得不到真正解決。這說明,癥結并不在個別政客的貪婪,而在美國民主本身。

        美國精心設計的選舉制度,并非是為服務于最廣大人民,而是把人民割裂為不同群體,使之相互爭斗、無法團結,從而讓統治階層更方便地進行統治。各政黨的活動離不開資本所提供的資金,離不開資本所掌控的媒體,離不開資本所塑造的價值觀,也擺脫不了資本游說的影響。更不用說,很多高層人士通過“旋轉門”往來于政商兩界,本身就是“亦官亦商”。因此,這些政客不可能真正代表民眾利益,國家權力始終穩穩攥在資本家手中。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教授馬丁·吉倫斯和西北大學教授本杰明·佩奇在聯合撰寫的《美國有民主嗎?哪里出了問題,我們能做什么》一書中寫道:“美國經濟精英階層和利益團體對美國政府政策有巨大影響力,而普通美國人幾乎沒有影響力!薄都~約時報》與美國西恩納學院今年7月聯合民調顯示,58%的美國選民認為,“美國的政治體制已經崩潰,需要進行結構性改革”。

        1863年,時任美國總統林肯在葛底斯堡演說中以“民有、民治、民享”來形容理想中的美國民主政府。150多年后的今天,新加坡國立大學亞洲研究所杰出研究員馬凱碩在其著作《亞洲的21世紀》中借用并改造了這一表述:“事實表明,美國已遠離民主而走向財閥統治,其社會是‘1%有、1%治、1%享’!

        假面之下,“金錢至上”才是美國民主始終不變的本質。正如英國曼徹斯特大學社會學教授加里·揚所言,無論美國選民投票給誰,“贏家總是金錢”。

      (責編:燕勐、劉潔妍)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校花呻吟迎合娇躯白嫩
        <s id="xrnzq"></s><rp id="xrnzq"></rp>
        <i id="xrnzq"></i>

      1. <wbr id="xrnzq"></w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