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id="xrnzq"></s><rp id="xrnzq"></rp>
    <i id="xrnzq"></i>

  1. <wbr id="xrnzq"></wbr>

      人民網
      人民網>>國際

      封礦儀式的多重意蘊(環球走筆)

      李 強
      2019年02月19日07:16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2018年歲末,德國最后一座硬煤礦——位于北威州魯爾區的普羅斯普—漢尼爾礦井,在采掘出最后一塊煤后宣布關閉。

        這座煤礦的關閉吸引了大量媒體的目光,盡管這并不意味著德國采煤業的終結,德國目前仍是全球最大的褐煤開采國之一。封礦儀式規格頗高: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和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親自出席。

        是什么原因,讓德國和歐盟領導人來到這座老礦井呢?答案可能與一個單詞有關:Kumpel。它是礦工的行話,用來形容在危險的礦井下可以依靠信任的人,或許可以譯為“礦工兄弟”。

        “在煤礦中,來自不同國家的人親密無間地合作。對于他們來說,國籍、出生地或宗教信仰并不那么重要,重要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你對我來說,是不是一個靠得住的人’!痹诜獾V儀式上,北威州州長、礦工后代拉舍特的一番話,昭示出德國煤礦業不僅奠定了德國工業強國的基礎,還成為這里移民和族群融合的象征。

        在德國現代經濟發展史上,“客籍工人”是一個避不開的名詞。魯爾區工業博物館里,一張1880年的照片顯示,當時就有大量波蘭礦工在德國工作。更大規模的外籍勞工潮始自二戰后,為緩解勞動力短缺,聯邦德國1955年與意大利簽署第一份招工協議,來自意大利南部的農民加入了魯爾區的礦工大軍。此后,聯邦德國又和希臘、西班牙、土耳其、葡萄牙和南斯拉夫等國簽署了類似協議。從礦井到農場、從建筑工地到餐館酒店……德國的各行各業都活躍著客籍工人忙碌的身影。

        1964年,葡萄牙木匠阿曼多·羅格里格斯抵達科隆火車站。他是第100萬名客籍工人,當地人以鮮花和軍樂隊表示歡迎,還送給他一輛摩托車作為獎勵。這輛摩托車,如今收藏于德國戰后歷史博物館,與數十件礦工作業服一同陳列在“客籍工人”展示區。

        據統計,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先后有1400萬客籍工人來德工作,其中有超過200萬工人最終定居德國,融入當地。盡管工人們融入的過程并非一帆風順,但無論是“礦工兄弟”文化,抑或是博物館的歷史陳列,都表明德國社會對信任與合作的認同,對外來移民貢獻的肯定,這是德國戰后經濟騰飛的秘訣之一。

        甚至歐洲的一體化進程,也與這些井下協作的各國礦工息息相關。上世紀50年代為整合德、法等國工業成立的歐洲煤鋼共同體,正是歐盟的前身。

        如今,當英國“脫歐”、難民問題等不確定性因素盤旋在歐洲上空時,這種以信任、合作為代表的“礦工兄弟”文化,不僅對危險的井下工作至關重要,對歐洲社會凝聚共識、共同前進同樣彌足珍貴。

        正因為此,隆重紀念普羅斯普—漢尼爾礦井的關閉,承載的不僅是對歷史經驗的繼承,更有對歐洲未來的期許。


        《 人民日報 》( 2019年02月19日 17 版)

      (責編:馮粒、賈文婷)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

      返回頂部
      校花呻吟迎合娇躯白嫩
        <s id="xrnzq"></s><rp id="xrnzq"></rp>
        <i id="xrnzq"></i>

      1. <wbr id="xrnzq"></wbr>